武汉病毒纪事——2020 年的第一场疫情

2020-01-18 07:56:20 作者: 武汉病毒纪事


人传人?


一个患者背后,是一个家庭的悲欢。


1 月 8 日,8 名不明肺炎患者治愈出院时,张阳却发现,已回到武昌家中的妻子,开始高烧发热。在武昌医院诊断为泌尿系统感染后,张阳方心安:「毕竟武昌与汉口隔江,我们也从未去过华南市场。」


1 月 9 日,因病情加重,张阳妻子在武大人民医院重新检查,被诊断为不明肺炎,需统一转入金银潭医院。第二天,张阳妻子入院隔离。


不过,生活并不总是灰色的。曾让部分患者忧心的治疗费用问题,有了解决的眉目。有患者家属对偶尔治愈表示,政府承诺解决治疗费用。张阳于 1 月 10 日为妻子办理住院手续时,即先按要求缴费预收款 2000 元,但随即又被告知免费,并退还预付的 2000 元。而此前已缴纳相关费用的患者家属,则于 1 月 9 日开始收到退款通知。


不只是张阳妻子和华南市场或无直接关系。1 月 8 日,另一患者家属陈锋告诉偶尔治愈,因不明肺炎转入金银潭医院的陈锋儿子,也没有去过华南市场。2019 年 12 月 26 日,其子因高烧、一直吃不下饭等症状,进入武汉市中心医院(后湖院区)检查。


因为儿子当过兵,身体一直很好,所以陈锋也未太在意。直到 2020 年 1 月 3 日,后湖院区通知陈锋,经二次检查,其子为不明肺炎,需在后湖院区住院 4 天后,「排队」转送到金银潭医院。医院强调,此事应「保密」、不要对外界透露,陈锋这才紧张起来。


陈锋家住盘龙城经济开发区,距华南市场 15 公里左右,不过其子的工作公司,在华南市场 3 公里范围内。


「但我儿子根本就没有去过华南市场」,陈锋困惑地提到。


疑问盘旋在人们心头。1 月 15 日,武汉市卫健委在午夜时分发布的通报中指出,「少数病例否认有华南市场暴露史,个别病例曾接触过类似病例。」在重申此前的官方口径「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」后,多了一句新的说明:「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,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。」


世界卫生组织于 1 月 14 日表示,虽然新型冠状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或许有限,但这种病毒依然有可能在更大范围内爆发。


陈锋困惑的同一时刻,对于武汉不明肺炎的「恐慌」,在香港、台湾、韩国、泰国、菲律宾、新加坡、日本等多个国家与地区蔓延。


澳门是第一个对来自武汉的航班逐一体温筛查的境外地区。1 月 1 日起,澳门卫生局人员便身着防护服,在来自武汉航班的乘客还没下机前,就登机逐一用测温枪筛查。


不安情绪蔓延港澳,不少市民抢购口罩及消毒产品。据香港文汇报报道,有部分药房坐地起价,把原价约 50 元一盒的口罩,加价至 498 元一盒。演员胡杏儿经常往返内地工作,她对媒体称有提高防备,这几日会随身带酒精搓手液,回家一定先换衫及洗手,才敢抱两个儿子。


除增设专员对自武汉来港人员进行监测外,特区政府更于 2020 年 1 月 8 日刊宪,将「严重新型传染性病原体呼吸系统病」纳入须法定呈报的传染病。条例授权当局禁止怀疑患者离开香港,涉事病人若拒绝接受隔离或治疗,将会面临罚款 5000 元及监禁 6 个月。


泰国政府卫生部门于 1 月 13 日表示:当地发现首宗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个案,患者为一名 61 岁中国女游客,1 月 8 日从武汉飞往曼谷。有媒体指出,这是全球首宗在中国以外确诊的个案。


日本厚生劳动省于 1 月 16 日表示,一名 30 多岁的中国男子在前往武汉后回日本,被确认感染新型冠状病毒,这是日本国内确诊的首例。


但更多的恐慌被证明是没有凭据的。据韩联社 1 月 8 日报道,韩国出现第一例疑似感染武汉不明肺炎患者,该名患者为中国籍 36 岁女性,曾到过武汉。


3 天后,韩国媒体证实,该疑似病例与中国武汉无关。


1 月 5 日,新加坡卫生部表示,患有肺炎、曾到过武汉的 3 岁中国籍女童,已经证实与武汉肺炎无关。


在武汉市卫健委于 1 月 15 日的通报中提到,自 1 月 3 日以来未发现新发病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