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病毒纪事——2020 年的第一场疫情

2020-01-18 07:56:20 作者: 武汉病毒纪事


借了贷款,用半个月的时间把商铺重新装修,12 月,商铺重新开业,营业额逐渐回升。未成想,一场病毒,又把她刚有起色的生意,打回原形。

众生

执法人员与商户 (1 月 8 日,摄于华南市场东区七街)


多数商户在苦苦等待,也有少数伺机而动,哪怕冒着风险。1 月 8 日 17 时,刘老玉顶着粉红色的绒线帽来到东区七街的自家铺子,店面对着大马路。


拉开门闸,刘老玉造出的声响,回荡在空落落的市场街巷。撅着屁股,他拿着绿网兜捞着玻璃箱里的螃蟹,头几只蟹嘴部还冒着泡泡,这轻微的气泡破裂声对他来说无疑是最美妙的。可接下来捞出的螃蟹,螯与足肢都自然下垂,他默默地把死蟹归拢为一堆。他捞了 9 袋螃蟹,总共一百三十余只,其中有四十二只是死的。


穿着黑大褂的执法人员过来询问,刘老玉解释道,他刚在市场管理办办了手续,这些螃蟹,他保证不售卖,只供自家改善伙食,「这生意亏得不成样子了,别的不说,总不能坐看这螃蟹死了臭了啊。」


有十六名执法人员围在档口前,唇枪舌剑后,执法人员依照规定,要求刘老玉留下 9 袋螃蟹,空手离开。偶尔治愈看到,涨得脸通红的刘老玉,不甘心地蹲在地上护着螃蟹。


明的不行,有商户打了别的主意。1 月 11 日,黄程里对偶尔治愈透露,他知道有一户东区靠马路的商铺,在前一夜凌晨一时,偷偷开车,从店里运了两车货。由于无需通过紧闭的街道出入铁闸,所以该商户受到的阻碍较少。


「冻品价值高,一车两三万,两车就五六万,这险值得冒。」黄程里说。偶尔治愈无法联系到涉事商户证实。


地处漩涡附近,华南市场周边居民,格外谨慎。2020 年 1 月 3 日,与华南市场一墙之隔的万科汉口传奇悦庭物业发布通知,严禁生鲜车辆进入小区车场售卖生鲜产品。


夹在铁道与华南市场之间的万科汉口传奇两个小区,万科汉口传奇悦庭共 8 栋 1946 户、万科汉口传奇唐樾共 16 栋 3536 户,小区住户常因卫生及交通问题投诉华南市场。偶尔治愈发现,华南市场东区隔壁建筑内,八古墩生鲜卖场照常开放,主营猪肉、水产和蔬菜,无野味和家禽摊点。但多有万科住户表示,已不敢去华南市场周边的任何地方买菜。


不仅如此,老人们已经减少或取消了经常下楼遛弯的习惯。改由晚上结伴乘坐公车,到 3 至 4 站地外,购买生活所需。


在距华南市场不到 2 公里的汉口***,1 月 10 日,春运的第一天,人流密集,在黑车和旅店的拉客声中,少有人佩戴口罩防护。在华南市场停车场外的一条街,偶尔治愈看到门面连着门面的十几家招待所。前台并不在意近在咫尺的疫情,流动频繁的火车来客才是他们的主要客源。


武汉部分高校则开始配发口罩,发通告提醒学生注意疫情。就读于中国地质大学的吴梦,因此选择放弃观看跨年灯光秀。不过,她的「胆怯」遭到不少朋友嘲笑。


基于地域的一种情愫,卷裹着类似的争议,甚至互骂,流传在社交平台。每当看见诸如「我就是武汉人,啥事没有」「戴啥口罩,该吃吃该玩玩」等评论时,吴梦就特别「窝火」。


与华南市场一墙之隔的连锁快餐店「常青麦香园华南海鲜店」,于 1 月 3 日突然暂时关店,在通知中,店方称原因是「由于华南市场整体封闭消杀」,欢迎顾客到 500 米外的另一家分店就餐。


在麦香园隔壁的「黑皮牛肉面」,依旧正常营业。1 月 11 日,老板娘赵瑞对偶尔治愈说,「客源少了六七成,亏得连房租都交不起了。」这家店的月租金为 1.7 万元,而店内的餐单上,80% 的菜品单价在 20 元以下,热干面售价 4 元。


而赵瑞接下来还得有苦日子过。位于华南市场同栋楼二楼的「华南眼镜市场」,早早就在 1 月 11 日因春节而休业,比往年提前了 10 天。1 月 11 日,大年十七,唐薇已回到在台州的家。她是位于华南市场东区一楼的暴龙眼镜的店长,往年,占据黄金地段的暴龙眼镜,往往都会被二楼华南眼镜市场晚一两天春节放假,2019 年大年二十八,唐薇才回台州。可今年,暴龙眼镜的生意也受到了冲击。一家眼镜店的工作人员说,据闻华南眼镜市场有多名人员住院,但在放假前该市场一直正常营业。